「德甲202223赛季前瞻」特殊的世界杯赛季充满未知的60岁

成立于1963年的德甲联赛,即将拉开第60个赛季的大幕。这可能是历史上最特殊的一季:一方面在于赛程被卡塔尔世界杯一分为二,冬歇期前所未有地超过两个月;另一方面在于已豪取10连冠的拜仁卖走了近两年的世界足球先生与欧洲金靴莱万多夫斯基,阵型和打法面临巨变,而3个主要竞争对手多特蒙德、勒沃库森与莱比锡RB似乎看到了抢班夺权的机会。有了这两大因素,新赛季的德甲不仅特殊,而且充满未知。

北京时间8月6日凌晨2点30分,德甲将上演2022/23赛季揭幕战,卫冕冠军拜仁将客场挑战欧联杯盟主法兰克福。

往常在8月第3个周末才揭幕的德甲,今年8月一到就开打。其实新赛季跟受严重影响的2020/21赛季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新赛季德甲在11月12/13日那个周末打完15轮之后暂停,明年1月21/22日(恰逢除夕与春节)那个周末才重启,而以往12月初才打完的欧战小组赛要提前一个月结束,1、2轮,3、4轮以及5、6轮之间是连续2周上演;前一个赛季,德甲打完13轮就进入冬歇期,欧战小组赛则是前3轮和后3轮分别连续3周进行。但这两季又有大不同:2020/21赛季是德甲史上冬歇期最短的一季,不到两周,而且前半程还有10月与11月国际比赛周——还是一周3赛!新赛季则拥有史上最长的冬歇期,而且前半程只有9月下旬一次国际比赛周(2场比赛)。

表面上看,新赛季不像前一季那样不人道,大部分球员的比赛负荷并没有那么重,但赛程对各队以及联赛竞争所带来的影响未知数更多。众所周知,德甲受天气影响,是欧洲五大联赛中唯一拥有长冬歇期传统的联赛。在漫长的冬歇期里,各队都可以安排集训,针对前半程出现的问题加强训练,甚至通过换帅和转会来解决,相当于又重新备战一个新赛季。于是,以往经常会出现个别球队在冬歇期前后表现迥异的情况。新赛季冬歇期时长加倍,必然会造成更多球队先抑后扬或先扬后抑,变数大增。

于帕梅卡诺、马内、卢卡斯、戴维斯和帕瓦尔(左起)很有可能集体亮相卡塔尔世界杯,冬歇期对于拜仁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超过两个月的冬歇期,对于前半程走势不妙的中下游球队来说或许是一大利好,但对于世界杯国脚较多的球队来说则弊大于利。尤其是像拜仁这样几乎整套轮换阵容都是各国世界杯国脚的球队来说,这其实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冬耗期”。要是德国(诺伊尔、穆勒、基米希、戈雷茨卡、萨内、格纳布里、穆西亚拉)或法国队(帕瓦尔、卢卡斯、于帕梅卡诺、科芒)一路打到世界杯决赛,拜仁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苦恼。多特蒙德、莱比锡、勒沃库森、法兰克福、沃尔夫斯堡等队所面临的困难也不小。

赛程是客观因素,造成新赛季充满未知的主观因素则在于红黄两强的阵容巨变。夏窗至今,拜仁与多特蒙德各完成了5笔重量级收购。多特蒙德先后签下聚勒、尼科·施洛特贝克、阿德耶米、萨利赫·厄兹詹与阿莱,完成整条中轴线的更新换代;起步较晚的拜仁则用马兹拉维和赫拉芬贝赫打响头炮,连签马内和德利赫特掀起高潮,以马蒂斯·特尔锦上添花。

多特蒙德今夏连签阿德耶米、聚勒、尼科·施洛特贝克、阿莱、萨利赫·厄兹詹和亚历山大·迈尔(左起),但最为关键的阿莱刚加盟就患上恶疾,聚勒则首秀伤退。

但5连签的背后,也伴随着严重的实力损耗。多特蒙德是因为失去哈兰德才连签阿德耶米与阿莱这一快一高,结果阿莱尚未参加哪怕一场热身赛就不幸罹患睾丸癌,动了手术后还要接受化疗,世界杯前复出基本无望,甚至可能整个赛季报销。尽管依靠由马伦、穆科科以及阿德耶米组成的小快灵三前锋在德国杯首轮轻松地客场3比0淘汰德丙慕尼黑1860,但多特蒙德高层还是要认真研究重新引进一名正印中锋。总裁瓦茨克周三已明确表示,让年仅17岁的穆科科立即就扛下担子不切实际,“理想情况下,接下来8到10天应该会有一些事情发生。”

按照体育主管凯尔的说法,他们不需要一个“长期解决方案”,因此经验丰富且薪水不会特别高(最好是自由身)的老牌中锋是多特蒙德考虑的对象,盛传他们已经跟科隆头号射手莫德斯特(34岁)以及今夏跟曼联合同到期的卡瓦尼(35岁)有过接触。

假如无法在中锋位置上找到一个理想的应急方案,多特蒙德的竞争力难有质的提升,新赛季前景自然也很难令人乐观。雪上加霜的是,聚勒在德国杯首轮踢了半场就因大腿肌肉问题被换下,预计无缘德甲前2轮甚至前3轮。而且由于出售冗员(阿坎吉、尼科·舒尔茨、托尔冈·阿扎尔等人)没有取得进展,多特蒙德暂时已经没有转会资金,因此无法如愿补强左后卫,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头号目标劳姆被劲敌莱比锡抢走。7月之前就已经痛快烧完三把火之后,新官上任的凯尔如今感受到了时间压力。

多特蒙德失去哈兰德,拜仁则失去效力8年的队史二号射手莱万。尽管拜仁是在签下马内之后才愿意卖走波兰人,但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位30岁的“非洲足球先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平替7届德甲射手王的球员。身高只有1.75米的马内并不是正印中锋,在禁区内不具备身材优势,而且职业生涯至今进球率明显低于莱万。纳格尔斯曼肯定会围绕马内打造新的进攻体系,而这一点在上周六晚的德国超级杯上已初现端倪——拜仁打4222,马内纸面上跟格纳布里组成双前锋,但后者位置相对灵活,更像9号半。

此前执教霍芬海姆和莱比锡期间,纳帅充分证明过自己在进攻方面是一位极具创造力与想象力的教练。执教拜仁的处子季,他也努力创新(尽管主要是迫于阿方索·戴维斯和戈雷茨卡长期缺阵),一度设计出3241甚至3151这样头重脚轻的阵型,但也遭到了不小阻力。如今随着莱万这个最大阻力离开,纳帅终于可以放开手脚来重新整合前场,但这也意味着他(以及全新的前场组合)必须迅速交出功课,否则前年半那些针对他的口诛笔伐,很快又会全面回归,甚至变本加厉。

与莱比锡的超级杯,拜仁在前场4人组仍缺乏默契的情况下就已经展现出恐怖的攻击力,上半场连入3球,最终5比3胜出,说明了莱万离开的影响或许并不会有那么大。但与此同时,丢了3个球外加1个横梁的下半场,也说明了纳帅在重组前场的同时,还要花更多精力和时间整合一直令人提心吊胆的后防,尤其是要用好德利赫特这个“新后防领袖”。

相比于首秀就取得进球的马内,到队较晚的德利赫特起步缓慢,目前的身体状态并不理想,无法立即撼动于帕梅卡诺的主力位置。超级杯替补登场后,荷兰中卫尽管展现了自己的防空威力,也敢于大声指挥队友,但在地面一对一防守时被安德烈·席尔瓦和奥尔莫戏耍。拜仁之所以花重金引进德利赫特,并不是为了让他一对一替换于帕、卢卡斯或帕瓦尔,而是寄希望于他能提升整条后防线的整体协作与抗压能力,同时分担基米希遭受对手高位逼抢时的出球压力。

如果说马内会得到格纳布里、穆勒、科芒、萨内、穆西亚拉等一大帮高水平队友的鼎力相助,并不需要他带着队友来踢,那么德利赫特肩上的担子则要重得多,要有人帮他尽快进入角色,而已经有一定默契的马兹拉维和赫拉芬贝赫或许是关键。不过尚无四大联赛经验的马兹拉维和赫拉芬贝赫也需要时间站稳脚跟,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跻身主力阵容,并发挥理想作用还要打上不小的问号。至于年仅17岁且只有10场职业比赛经验的特尔,更是一大未知数。

当拜仁与多特蒙德都充满未知,勒沃库森与莱比锡则成功保留了上赛季的主力阵容,还针对短板进行了一定补强,表面上看有了更强的竞争力。其中勒沃库森不仅与两大前场核心——希克与(可能还要养伤半季的)维尔茨续约,无视英超豪强对穆萨·迪亚比的勾引,还花费1300万欧元引进胜任前场任何一个位置的捷克新星赫洛热克。

不过,德国杯首轮就被德丙升班马埃尔弗斯贝格4比3淘汰,充分暴露出勒沃库森攻强守弱的问题。接替沃勒尔成为体育总经理的前队长罗尔费斯赛后痛陈球队精神懈怠这一祸根,“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做好集体防守和推进的准备。照这样踢,你赢不了任何对手——不管是在杯赛还是在德甲。”

上赛季,塞瓦内的球队在面对拜仁和法兰克福时都丢过5球,打多特蒙德也输过3比4,34轮联赛丢了47球实在是太多了。这不仅仅是技战术层面,也是精神层面的不设防。都说多特蒙德容易掉链子,其实勒沃库森同样如此。假如新赛季首轮做客多特蒙德时又是一场“双不设防”的失利,塞瓦内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莱比锡同样遭遇“开门黑”。算上0比5输给利物浦的热身赛,“红牛”8天内连续2场主场比赛都丢了5球,防守端的问题同样令人担忧。不过3比5输给拜仁翌日,莱比锡就立即花费2600万(加上200万浮动)从霍芬海姆吃进德国国脚劳姆,提升左翼卫位置的实力。已经失宠的安赫利尼奥则要物色下家,其中一个可能的去处恰是霍村。

夏窗至今,莱比锡送走了一大批青训小将,以及卖走了穆凯莱、泰勒·亚当斯和布罗比,但引援动作并不多,除了劳姆,就只有奥地利中场施拉格(对位亚当斯)和二号门将布拉斯维希。但夏窗关闭之前,莱比锡有可能会做一笔最重要的收购——从切尔西带回维尔纳!技术总监维韦尔承认从未与这位队史头号射手失去联系,而且莱比锡与维尔纳之间依旧相互喜欢、相互欣赏,但距离双方重新合作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维尔纳一旦回归,莱比锡理应如虎添翼,但可能也会带来新的难题。当初纳格尔斯曼是围绕维尔纳来打造进攻体系,初来乍到的恩昆库只是配角。直到维尔纳离开后,法国新星才逐渐转型为前锋,并在上赛季彻底爆发,成为了德甲最佳球员和德国足球先生,江湖地位全面超越了维尔纳。时隔两年,两人如果重新合作,究竟谁才是主角?又能否相互成就?

除了勒沃库森与莱比锡,前一季分列第4和第5的沃尔夫斯堡和法兰克福也是主要竞争者。狼堡上赛季为2次失败的换帅付出惨痛代价,如今请来前德甲冠军教头尼科·科瓦奇,又签下瑞典中场斯万贝里、波兰边锋雅各布·卡明斯基、奥地利进攻型中场维默等实力派新援,理应立即重新“争4”。但德国杯首轮面对地区联赛球队耶拿竟苦战至90分钟补时才侥幸绝杀,预示着科瓦奇的工作绝非那么轻松。

战至92分钟,沃尔夫斯堡才依靠马尔穆什的进球,在德国杯首轮绝杀第4级别联赛对手耶拿。

法兰克福是上赛季第一支击败拜仁的球队,又在欧联杯中一路淘汰理论实力强于自己的贝蒂斯、巴塞罗那和西汉姆,最终互射点球险胜流浪者捧杯,为德甲挣足颜面。针对阵容短板,法兰克福今夏签下格策和阿拉里奥这两大前场强援,但也面临后防中坚欣特埃格突然退役,以及“大腿”科斯蒂奇可能转会的严峻挑战。加上首次参加改制后的欧冠,“雄鹰”赛程压力大增。格拉斯纳的球队上赛季仅列德甲第11,阵容厚度其实并不足以应付双线作战。前一季法兰克福之所以能参与“争4”,主要就在于没有欧战任务。

德国杯首轮,法兰克福4比0大胜德乙升班马马格德堡,新加盟的格策(左二)跟几位前场队友已经打出了默契。

既然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拜仁凭借原有的巨大优势,即便有再多未知数,在德甲的垄断地位也依旧难以撼动。而且不要忘了,拜仁今夏一系列大动作,其实压根就不是为了保持德甲连冠,或回应多特蒙德等国内对手的“挑衅”,而是要捍卫欧洲前4的自身定位。

德甲精彩与否,当然取决于争冠悬念大小,但也跟各队在欧洲赛场的发挥密不可分,尤其是拜仁在欧冠究竟能走多远。假如拜仁又一次在欧冠1/4决赛就被非传统豪门淘汰,即便在国内跟多特蒙德们斗得难分难解,甚至最终被终结连冠,德甲的受度也不会提升,甚至反而会进一步下降。不用羡慕英超,不用羡慕曼城和利物浦,其实拜仁和多特蒙德自己就在10年前树立过榜样。

成立于1963年的德甲联赛,即将拉开第60个赛季的大幕。这可能是历史上最特殊的一季:一方面在于赛程被卡塔尔世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